鉑金倉鼠

{德哈}短篇一發完【我說了這都是巧合!!!】


#德哈 #跩哈 #drarry #哈利波特
*私設和平時代,雙方父母俱在
*6年級,設定黑魔法防禦教授是Umbridge
*雙向暗戀(真的

*正文*

在升上了六年級之後,要Harry說出有什麼顯著的差別,那大概就是Malfoy有更多的時候能夠假公濟私在他的身邊閒晃,而這除了課程的減少之外,還因為他那個令人唾棄的新“職務”——替新上任的黑魔法防禦教授Umbridge“監視”那些調皮搗蛋的學生。

「阿,我知道您說的,比如Mr.Potter。我認為他非常需要多多關注一下。」

以上來自“需要被多多關注”的Mr.potter偷聽來的結果——只是探聽敵情謝謝。

總之對此Harry表示他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的人,雖然、雖然不可否認他某些時候確實十分有魅力……

滿腹牢騷沒地方發揮的當口,某個熟悉的鉑金腦袋又明目張膽的晃了過來。

帶著一抹假笑,Draco說:「Potter!我注意到你最近一直跟著我……」

「……你想太多了Malfoy,醒醒,天還亮著呢。」

Draco眯了眯眼睛:「那我們來說說,為什麼我在魁地奇訓練場的時候總會看到你?」

Harry不耐煩的翻了個白眼,將書包換到另外一隻手臂上,正好隔開越來越靠近的某人,「那是因為我那天剛好也有訓練。」

「好一個剛好,那為什麼你要跟著我去廁所?」

「你那天鬼鬼祟祟的,梅林知道你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還有能不能不要一直跟著我,Malfoy!」

Draco發出一聲令人難以忍受的鼻哼聲,「那得在你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之後。」

「我說了這都是巧合!巧合!」

「歐,那你那天和黃鼠狼說你喜歡我,而我剛好聽到也是巧合嗎?」

「我說了多少次,別叫Ron那個……What?」Harry大叫了一聲,整個走廊都在看他,「……」

Draco將叉在口袋裏的手抽出來,不經意的看看,再收回去,然後才再看向Harry,挑眉:「嗯?」

「你閉嘴!!」Harry跑掉之前猛的吼道。

隔天全霍格沃茨都知道格蘭芬多的Harrypotter當眾和斯萊特林的Dracomalfoy告白了。

那天格蘭芬多的休息室還疑似傳出了:“我說了這都是巧合!!”的聲音,不過這當然沒有人會注意到。

-fin

後續

「我聽說鼎鼎大名的Harrypotter和那個Malfoy在一起了,這是真的嗎?」

「鼎鼎大名的Harrypotter這個我十分贊同,和Malfoy在一起??」

「我都聽到了,在走廊上的時候,Potter很大聲的說的。」

「我明明是聽到Malfoy說!」

「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有沒有人要和我說一下?」

「Potter和Malfoy這小倆口昨天在走廊上吵架,大家都聽見啦,就你現在還不知道。」

「小倆口?原來他們早就在一起了嗎?」

「兩年前的舞會我看到他們兩個跳舞了呢……」

「……」

穿過這些竊竊私語,Harry一路狂奔,毫無畏懼旁人吃人目光,猛的拍向地窖休息室的那扇大門,「DracoMalfoy你給我從斯萊特林的休息室裡滾出來!我什麼時候跟你變成在一起的狀態了!另外我怎麼不知道兩年前我和你一起出席舞會,還一起跳舞?!」

大門裡伸出一隻手將人拉了進去,眾斯萊特林的學生看著兩人一路拉扯到了某鉑金的寢室,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就沒有任何人知道了。

這件事情之後,眾人的說法一致而無奈:唉,就說了是普通的情侶吵架嘛,現在不是來和好了嗎?

德哈【我有一個夢,是生日快樂】一發完

昨天就寫好啦,忘記發這了,哈利生日賀文~
#德哈 #跩哈 #drarry

避雷針
*私設大戰前是地下戀情
*現在結婚兩年了,有一個兒子叫阿不思
*是幸福美滿的家庭(?
*人名採陸譯
*人物屬於羅琳,OOC屬於我

-正文-

哈利夢到一個人在和他說生日快樂,是小時候的馬爾福。

因為小時候的馬爾福絕對不會和他說生日快樂,所以哈利篤定這是一個夢,另外還有一個原因,他發現他自己也變小了。

「謝謝你!」哈利聽到自己說。哦梅林阿,這個聲音真是有夠……像阿不思的,還是從赫敏那邊得到了獎賞的糖果時會有的那種語氣。

然後?

然後馬爾福把蛋糕掀了。整盤奶油砸在哈利臉上,他聽著馬爾福惡劣的大笑聲,心裡憤怒的想著,等我醒來你就完蛋了,馬爾福!!!

在夢的外面,正在嘗試做蛋糕的大少爺抖了抖,忍下了一個噴嚏,繼續蹙著眉不耐煩的看向赫敏,「接下來呢?」要不是哈利硬是要在陋居度過這次的生日,有生之年他也不會主動踏進這間屋子;要不是去年答應了今年哈利的生日蛋糕要由他做的生日願望,有生之年他也不會主動踏進這間屋子的廚房!

在心裡咆哮完這樣的怒火,他終於在赫敏的“教導”下勉強塗完了奶油,做好了裝飾。

「阿,哈利,你醒了。」外面傳來那個韋斯萊懶洋洋的提醒聲,聽起來一點都沒有當初說好的那個驚訝的感覺,就像是在說,阿,早安,哈利。

這跟我們說好的不一樣!他應該要語帶一點驚訝,就像有什麼事情害怕被哈利發現,而讓哈利心裡有一點懷疑,這時候,就是他——德拉科·馬爾福出場的時候了。接下來他會有一個完美的登場,哈利將會感動的說不出話來,然後!今天晚上他也許就可以拒絕阿不思想要睡在他倆房間的這個無禮要求。但是現在,看看這個稀鬆平常,毫不能引起注意的語氣!

德拉科憤憤的想著,他果然不應該相信韋斯萊!

不過一切還沒結束,還有挽回的餘地,德拉科得意的捧起奶油蛋糕——至於更複雜的什麼巧克力蛋糕,赫敏表示,這個大少爺能勉強做到把奶油成功糊上去的這個程度就不錯了,調口味?還是算了吧。

「生日快樂,哈利。」德拉科深情的說,阿,當然啦,他剛剛趁著一點點的空檔“清理一新”了自己,現在他看起來肯定十分完美。

沒想到哈利突然說:「德拉科,我今年想先完成我的生日願望。」

德拉科一愣,來不及想什麼,整個蛋糕砸在了他的臉上:「……」

然後他聽到哈利興致高昂的說:「我們今年一起做一個蛋糕吧!」

「……」

-fin

——

哈利:同時想到報復德拉科和安撫德拉科的辦法
德拉科:我拿你沒辦法

*此篇文來自一個想砸砸看少爺蛋糕的執念(錯誤發想)*

——

後續

「親愛的,雖然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是我的不對,造成你現在對我的小時候沒有好感,但是,那可是我為你做的第一個蛋糕……」聽完了哈利對於夢境的解釋,德拉科垂下眼簾,一臉憂傷的說。

他這樣的表情讓哈利突然想起來大戰剛結束的時候,這個人帶著一身狼狽,站在伏地魔的陣營看著假死又醒來的他,震驚過後又垂下了眼簾,不再看他。

那個時候他還以為他們再也沒有機會了。

德拉科用眼角餘光偷偷看了一眼哈利有點後悔的小表情,然後清了清喉嚨,「這樣吧,過去的事情我們就讓它過去,今天我們在……那個地方,也第一次一起做了蛋糕,不是嗎?」

「但、」

「好了好了,答應我,今晚我們不讓阿不思來蹭床,嗯?」

「……」這意圖是不是有些明顯。

這個夜晚可還長著呢。

Happy birthday to Harry Potter.

這天晚上,累極了的哈利又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人對他說:生日快樂,我愛你。

-fin

——

德拉科:同時想到謀福利和阻止哈利翻舊帳的辦法
哈利:我才是拿你沒辦法!!……唔唔唔唔唔!!

Malfoy莊園的聖誕[一發完]

#哈利波特 #德哈

*OOC注意
*表面敵對,背地裡其實是一對的梗
*時間線五年級,無伏地魔設定,家長都健在

-正文-

又是聖誕、無聊的聖誕。

Draco穿著一身華貴的黑色長袍,雙手插在口袋,百般無聊的走在自家的後花園裡。

每到這樣的節日,Malfoy莊園裡必是一番盛大的舞會活動,作為繼承人,他當然應該出席,畢竟近幾年的開場舞都必須由他開始了。父親看起來已經打算讓他接手家族的事務。

他垂頭踢了踢鵝卵石走道上的石頭,隨後又自己吃痛的“嘶——”了一聲,感覺自己真是蠢的可以,當他正打算轉身回到宴會廳的時候,一轉身便撞到了一坨不知道什麼東西。

「你、」Draco一把扯掉來人身上的斗篷,當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連他也沒有想到再見面會是這樣的情況,「你是怎麼進來的?!」

Harry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抓過Draco手中的斗篷又重新披回身上,頓時那個地方只留下一顆頭在外面晃,「用了一些小手段……」他眼神飄移了一下,「我教父教我的。」

結果問這個問題的人根本不在意這個,Draco不爽的看著哈利只有一顆頭在那邊,解下自己的長袍,再次在哈利抗議但是無效的聲音中扯下隱形斗篷,然後披了自己的斗篷上去。

Harry無言的低頭看Draco笨手笨腳幫他扣長袍扣子的動作,發覺確實保暖了很多,於是決定什麼都不說,只道:「你、我看到前面還在舞會……」

「我一會回去。」Draco假裝沒聽懂Harry的話。他左右看了看,拉起Harry的手,紅著一張俊臉道,「冷麼?」

Harry搖了搖頭,他只覺得莫名的熱而已。

明明才幾天沒見面而已,他卻覺得很久很久沒看到對方。看著家裡父母恩愛的樣子,突然讓他很想念很想念某個表裡不一的人,於是就來了。

還好有來。

Draco正替Harry的手呵了呵氣,他顯然很少做這樣的事情,但想到就連Blaise都捨得為他不知道第幾任的女朋友這麼做,他為Harry這樣根本就沒有甚麼。

而Harry則是咬了咬牙,想到了出發前Hermione說的話,「我不能待太久,所以……」

Draco抬頭看向Harry,後者看著對方透過淺色睫毛看向他的灰藍眼睛,立刻噎住了話。

算了,說不出話那就直接上吧!想罷Harry直接反握住Draco的手,整個人撞了上去。

接下來除了差點撞到Draco的下巴之外,一切都好,Harry一邊專心於這個屬於聖誕節的慶祝吻,一邊扯下Draco不知道在摸哪裡的手。

並且,好吧,Harry艱難地偷偷收起魔杖。

一吻結束,Draco雙手捧著Harry的腦袋,額頭抵著他的額頭,喘著氣笑道,「你要走了嗎?就為了過來給我這個吻?」

即使礙於姿勢的關係,Harry還是很努力的做到了給他一個兇狠的瞪眼,「再說下去也不會有更多,不,等等,還是說我應該留個痕跡讓你帶去前面的舞會?」

Draco聞言立刻放開手,在Harry露出其他表情之前,又湊過去咬了一口。

「阿!」Harry叫了一聲,結果引來了宴會廳前面的人來查看,兩人瞬間蹲下。

「我等等要怎麼跟我媽解釋!」Harry捂著嘴巴壓低聲音怒道。

罪魁禍首得意的下巴快要上天了,「實話實說。」

Harry捂著嘴翻了個大白眼,下場就是被Draco扳開手,壓在地上再吻個昏天暗地。

「好了,這是我的聖誕禮物。」Draco滿意的用食指抹過嘴角,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把扯下了領帶,掏出魔杖一揮,黑色的領帶立刻變成了一個紅綠相間的花色,「還有這個,不覺得很符合聖誕節的我們嗎?」

「不、不、不,絕不同意。」Harry看著那個花色,一臉拒絕。但看Draco一下暗下來的臉,他又一次咬了咬牙。

好吧,總是這樣。

他看著那個替他系上領帶的鉑金腦袋,默念了一聲:Merry Christmas.

當他們依依不捨的分離時,在那個已經空盪盪的位置,有一叢榭寄生正在緩緩綻放。

-Fin

#

Draco回到了宴會上,正好被到處找他的Lucius歹個正著。

Lucius皺眉看著自己兒子那不像樣的樣子——長袍沒了、領帶沒了、頭髮亂得跟沒整理過似的……一看就知道去幹了什麼。

「下次帶他來見我。」Lucius拍了拍兒子的肩膀,打了個響指吩咐家養小精靈帶他去整理,然後就抬著下巴走了。

留下Draco一臉驚疑不定的想著Lucius剛剛到底是不是真的講了個He.

Narcissa從他身後經過,停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跟著走了出去。

Draco:「……」

到底是哪裡暴露了?

#

正打開家門的Harry打了個噴嚏,一進去,還來不及進房間,立刻被路過的小天狼星歹住。

「嘿,Harry,你那什麼花花綠綠的領帶?還有這是誰的斗篷?別說是你的,看著就知道肯定不是。」

Harry:「……」

教父您還不是一樣!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領帶是誰給你系的!

#
嗨各位,假期愉快!(×
遲來的聖誕賀文!


另外,新文、新文還在籌備中,大綱寫的差不多了,真的!我會盡量在寒假前更的!

From year to year(17)、(18)【正文完結】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正文-

「誰說我們在一起了?!你有問過我的意見嗎!或者你跟我告白過了?」哈利一把扯過德拉科的領帶不爽道。

「我喜歡你。」

「看吧,又……」哈利放下德拉科的領帶,將人推開,下一秒立刻反應過來,瞬間抬頭看向某人似笑非笑的臉,「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我可是說了,接下來不是應該換你了嗎?」

什、什麼?哈利愣愣的看了赫敏和羅恩一眼,後者各自咳了一聲,然後紛紛表示他們還有事情,並火速退場。

「真想不到,他們……」赫敏關上門後一臉一言難盡。

至於羅恩,不用說,在聽到那個馬爾福說出了那句話後,就一直處在恍忽的狀態了。

室內。

「我、我……」哈利漲紅了臉,事到臨頭怎麼都跨不去自己那個崁。

明明不久之前他跟對方……一年之前……「你、來這個世界之前不是聽說你要結婚了嗎?為什麼現在卻說你喜歡我?」話一出口,哈利就想賞自己一巴掌,但是他不能接受任何的不確定。

德拉科微微一皺眉,沒想到過了那麼久他還記得這件事。他思考了一下,還是誠實的說,「不得不說你說到了重點,哈利。」他在哈利的臉還沒完全白下去的時候繼續道,「你必須得承認最後那段時間你也在逃避我,我們都在逃避。如果我還在那個世界,也許我已經結婚了,我必須擁抱一個我不愛的女人,也許我會有一個孩子……」

「孩子,所以這就是你所介意的嗎?」哈利有些洩氣的說。

德拉科此時沒理哈利的問話,只是伸手一下一下摸著哈利的後脖頸,像是在順毛,「但我不在那個世界了,我死了,我們甚至一起經過了一次任何人都想不到的經歷。」他將哈利的腦袋抬起來,低頭看著對方的眼睛,「聽著,我也猶豫過,但現在我跨出去了,我只是在等你。」

然後德拉科一把拉過哈利,將哈利擁進了懷裡,「至於孩子,我們會有辦法的。如果不跟你在一起,就什麼可能都沒有了。在我們的感情上面,你就像個烏龜,樂於將自己整個裝在龜殼裡,即使你現在發現你比以往更愛我了,出於各種因素,你也只喜歡在殼裡偷窺。」

「你可真敢講。」哈利的腦袋埋在對方的懷裡,聲音悶悶的道。

「所以現在你願意說了嗎?」

「……好吧,我也喜歡你。」

*

事後,他們各自對各自的家長攤了牌。

結果就是,德拉科差點生生的受西裏斯一拳,但是被哈利阻止了,而哈利則被斯內普教授舉著魔杖趕出了他的魔藥室。

——「如果你們專程來找我只是想來告知我這種無聊的事情,我會讓你們知道腦袋上面那個東西如果是擺飾,要如何處理它們才能讓這個世界少一點無用的東西。」

「斯內普教授的意思大概是,會祝福我們的?」哈利站在門外悄聲對德拉科道。

接著剛剛碰的一聲關上的門又開了,黑著臉的教授盯著哈利腦袋上的那個閃電,「波特先生,麻煩記住回來完成自己的學業,即使我不認為那對你會有任何用處。」

然後門又「碰!」的一聲在兩人面前關上。

哈利的臉苦了,德拉科的臉色也不見得多好。

已經20歲的德拉科早就過了在學年齡,而哈利則還有一年的時間。除此之外,德拉科也必須開始接手家業了,自從德拉科一回來就跟盧修斯閉門長談之後。

那之後盧修斯的態度看起來是接受了哈利,而納西莎,她知道後只是握著哈利的手什麼都沒說,後來就都一切如常了。

哈利覺得德拉科有一個好媽媽。

還有一個隱患,伏地魔。

他們回來後就計畫將大戰提前了一年,這部分哈利找上了鄧布利多,開戰的時候盡量提防了所有意外,雖然仍然不能做到全無死傷,至少他們認識的所有人都平安無事。

戰後,全霍格華茲都知道他們在一起了。

德拉科那個蠢蛋,在哈利擊敗伏地魔之後,在所有師生面前給了他一個吻——呃呃,雖然哈利也十分享受就是了。

這個時候,沒有甚麼是比你愛的人也愛你這種事情來得更令人愉悅的了。

*

雖然說是戰後了沒錯,但就上學這方面,救世主一樣沒有特權,於是畢業意向可難倒哈利了。

首先,排除魁地奇這個選項。

——「如果你敢跑去當魁地奇隊員,你就睡書房一個星期。」

以上來自德拉科。

另外,等等,這句話不是他常常用來威脅德拉科的嗎?

總之,魁地奇隊員,劃掉。

然後是傲羅。

說實在的,不是說傲羅主任的工作不好——至少羅恩依然開開心心的填了——只是工作的地點實在……

傲羅,劃掉。

「我這是要全職待業在家的意思?」哈利下意識的咬著羽毛筆。

然後被旁邊的德拉科看也不看的抽出來,「我不介意你吃我的、住我的。在家也沒什麼不好。」

哈利難以置信的轉頭看著某人。

「……我開玩笑的。」

「阿,我還有一個工作可以試試。」哈利突然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而德拉科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於是,當霍格華茲再一次開學的時候,斯內普教授面如僵石,麥格教授笑顏如花。

哈利·波特站在四張桌子的前面,看了一圈所有的孩子,明明才剛剛畢業而已,他卻覺得,自己已經離開了好久好久。

也許是曾經那個世界的霍格華茲在他心底刻劃得太深,哈利坐回教師席之後,看著被海格帶進來的一年級生們,想道:新的一學年又開始了。

(18)

「哈利,你快樂嗎?」

在哈利畢業後的幾天,西裏斯私下找上了哈利。

哈利的腦袋空白了一瞬。

一年之前再看到西裏斯的時候,他總是害怕對方會突然消失,或者又在哪裡傳出壞消息。就連哈利自己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很反感去魔法部,並且不希望德拉科繼續在那裡發展。

雖然第一次看到德拉科穿上聖芒戈治療師的綠色制服時,哈利著實嚇了一跳,還以為對方真的放棄了家業——當然那是沒可能的。

「怎麼樣?」那時候的德拉科拉著袍子的領口對著哈利問道。

「非常帥氣。」哈利伸手替他拂去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塵。

德拉科矜持的抬著下巴,想了想又低頭給了愛人一個吻,「我會早點回來。」

——他會早點回來。因為他在家裡等他。

「西裏斯,我突然想到一句話。」哈利回神對著自己的教父道。

只是可能因為哈利的停頓有點久,西裏斯的思緒不知道跑到了哪裡,他問:「什麼?」

“How is the feels when you are loved by the one you love? If you want to answer it immediately, you should know how happy you are. ”

「不,沒什麼,我很幸福。」哈利笑道。

-FIN

#

譯:“被自己所愛的人深愛著是什麼樣的感覺?想要立刻回答的人,你要知道自己是多麼幸福。”

因為三次元開始做期末作業了,後面更新都有點拖,實在是非常抱歉阿阿阿阿阿(哭
結果原本想說晚點再放一篇,但最後還是(跪下
於是,完結了!!
我第一次完結那麼長的文,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我、我還以為能有很多話可以說,啊啊但是,就這樣吧(不是
後面還有番外(可能有好幾個,要交代的事情還很多呢,不會在這裡就結束的),然後大概12月底開新文,新文是大學學院AU,一樣是德哈,這次要開始嘗試存稿了,不然一忙起來就很慘(´Д⊂ヽ
謝謝大家!!!!!!!

From year to year(16)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正文-

德拉科緩緩說了那個世界是一個巫師還跟麻瓜混居,並且沒有魔法學院的世界。

「所以……你們是去了同樣的地方?」赫敏雙手環胸,眉毛習慣性的蹙起。

德拉科向後靠著椅背,雙手撐在椅子的扶手上交握著,同時回答赫敏的問題,「是的。」

然後他看著哈利接著道,「接下來我要說的是連哈利也不知道的部分。關於我們為什麼不是直接捲入未知的時空空隙,而是去到了那裡。」德拉科攤開了手,「一切都是因為潼恩·列蒂西亞·馬爾福。他們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們的到來是因為什麼。」

「包括波特一家?!」哈利一下子坐直了,並且怪聲道。

他大概無法相信,原來他遇到的他們是那樣的波特。

「也許。但傑瑞和波特夫人大概是不知道的……你給我乖乖躺好!」

哈利:「……」

「是的,馬爾福說的對。哈利。」赫敏轉頭警告的瞪了哈利一眼。

「你在那個世界待的時間不久,會在回來的時候昏迷也是正常的。」德拉科看著哈利不甘心的表情,看似不經意的道,然後繼續說:「從一開始我就很快弄明白了我是因為誰而來到這個世界,我不知道你也會來,曾經的我也迫切想要回到這裡,所以我對那時候的馬爾福家族展開了暗中監視,最後才決定以黑斗篷的身份待在那邊的馬爾福家族。」

「但這一切只是開始。我察覺他們家有一股不小的魔力,阿爾·拉格薩斯·馬爾福並沒有一個身為巫師的跡象,最後我在馬爾福家的閣樓裡發現了讓我們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德拉科突然手一張開,手心浮現了一個女孩的迷你影像,不管一旁赫敏他們的眼神如何震驚,他繼續說,「她似乎還以某種方式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用了特殊的秘法知道了她的靈魂並不在身體裡,並且支離破碎,她看上去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可能。」

「但她的身體還在呼吸……」赫敏喃喃道,一臉的難一置信。

「沒錯。」德拉科滿不在意的道,眼神依舊緊盯著哈利,後者從醒來之後就沒有再正眼看過他了。鉑金貴族的灰色眼眸裡閃過一絲疲憊,「我花了一點時間找到了那個世界的梅林,他雖然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男人,但梅林終歸是梅林,我成功的透過他的方式蒐集了潼恩的所有靈魂碎片,並利用了製造魂器的方法將潼恩封在了筆記本裡面。」

「你說過你為什麼不讓潼恩回到她的身體裡。因為她的靈魂承受不住自己的魔力,必須透過先寄身在筆記本裡面才能慢慢修復,但你為什麼設定成了對筆記本施法,潼恩就會消失?」哈利抬頭問道。

德拉科反而不繼續說了,他盯著哈利的綠眼睛,緩緩道,「你不問問我怎麼製造魂器的嗎?」

所有人裡面赫敏的反應是最迅速的,她拔出了魔杖,無視自己微微顫抖的手,「你殺了人,是誰?每製造一個魂器,就必須以殺死一個人為代價……」

「赫敏!」哈利抓著被子喊道,卻反被赫敏喊了一聲閉嘴。

聰明如赫敏,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面前這兩個人的氛圍?那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和好。

一個成年了的馬爾福,消失了一個月卻長了一歲的哈利,她真是要瘋了……

羅恩看了看不知道是氣得發抖還是害怕的發抖的朋友,又看了看捂著臉,一臉複雜但是死不看向馬爾福的兄弟,額……沉默是金。

「哼……」德拉科突然哼了一聲,他站起身不顧赫敏的戒備,以及哈利隱隱的拒絕,側身坐到了哈利的旁邊,低頭在哈利耳邊以只有他們兩個聽得到的聲音道,「如果你打算玩弄一個馬爾福的感情,然後就這樣跑了,我會在他們面前吻你。」

“kiss you”這兩個字宛若風一般吹進哈利的耳朵裡,讓他渾身一顫,接著整個人都紅成一隻蝦子。他想也不想的就把馬爾福推下了床,努力維持鎮定的道:「我不想知道你怎麼製造魂器的。但潼恩的靈魂是一個完整的個體,根本不需要用任何邪惡手段來撕裂靈魂。赫敏,妳完全可以不用擔心德拉科在那個世界幹了什麼邪惡的事情。」所以放下魔杖,有話好說。

更何況,現在魔杖發出的魔法恐怕對德拉科也沒什麼用。

「well,就算有,也是一些其他的事情。」德拉科又側身坐了回去,一手搭在哈利的肩上,一手漫不經心的玩著自己的頭髮。

哈利大聲的咳了一聲。

德拉科只好放下那隻搭著肩膀的手,繼續道,「就像哈利所說,我用的方法並不同於伏地魔,我不需要殺了某人、或者折磨某人。古老一些的純血貴族有很多方法可以達到那些目的,但前提都要是那個人的身體是還活著的,死了也就沒有任何用處了。」

「我同時也從梅林那裡知道,所有事情也就只能這樣了。她只能待在筆記本裡面,離不開不僅是因為靈魂承受不住魔力,她的身體也是完全沒有任何魔力的,我不知道一個麻瓜的身體能不能承受一個巫師的靈魂,但至少我知道,在我們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潼恩一直是一個完整的巫師,身靈合一。」

「是因為我們?」哈利問道。

「不,是因為她自己,是她自己讓我們去到那個世界的。」德拉科轉頭回答了哈利的問題,「她想要幫助她的哥哥管理家族,翻閱了禁書,試圖尋求幫助,結果如果不是我們剛好墜落帷幕,她會死無全屍。也因為這個原因,只有她死了、或者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面,我們才能回到這裡。」

「所以……如果她離開了筆記本,或者筆記本被施法了,她會死嗎?」

「我不知道。在離開馬爾福家之前,我曾經試過只是單純的輸送魔力,而不是施法。但是沒有任何動靜,筆記本吸收了,似乎也讓她加速恢復了,我不確信如果我輸入的魔力再多一點會不會有反效果,但就我們離開之前的反應,至少那一次我是正確的。」德拉科一臉平靜的說完一大段話,最後才給哈利一劑強心針,「你先前說了,是她自己朝筆記本施了法。我想,如果施法者是她自己,很可能她現在已經回到了她自己的身體裡——只是不知道還是不是巫師而已。」

「你之所以一直無法回來,是因為不確信潼恩會不會因此而直接消失在世界上,你不敢對筆記本施法,對嗎?」哈利仰頭看著站起來的德拉科。

這個角度德拉科剛好能夠低頭看著哈利微顫的睫毛,他伸出手,力道極輕的碰觸哈利的臉頰,並為了對方表現出來的乖巧而挑起了嘴角,「他們畢竟是馬爾福。」就像你之於波特。

另外還有一個部分是,如果這個推測失敗了,德拉科自己不僅無法回到這個世界,還會重歸墜落帷幕的最終下場,是以德拉科一直沒有走出最後那一步。當然,這麼現實的原因,德拉科也並不覺得哈利有知道的必要。

「好了,我解釋完了。現在我要宣布一個消息,我和這傢伙在一起了,祝福我們吧。」德拉科神色無比自然的轉身道。

赫敏&羅恩、包括哈利一起對著滿臉無辜的鉑金貴族怒吼:「誰要阿!」

#

下章就上告白,以及回到這個世界後的後續(總之是一路甜甜甜)。
接著還會有番外,關於德哈兩人雙箭頭但是幾乎看不出來的跡象——沒錯其實他們是雙箭頭,只是比起德拉科的逃避,哈利則是比較沒有意識到。
要完結了心情複雜阿,第一次嘗試中長篇,大綱根本像是亂排(捂臉
下一篇預計是AU,還在做功課當中!

From year to year(15)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正文-

「馬爾福!!!!!」哈利用手背抹著嘴巴,忍無可忍的吼道。

「討厭嗎?」德拉科低頭問道,表情卻恐怖得哈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馬爾福,你這是甚麼態度!!!難道我說了討厭就會死嗎?!哈利在心裡狂喊,然而嘴上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脫口而出了:「不、不討厭。」

「嗯。」

……

然後呢?

哈利看著對方面無表情的臉,接著慢慢從脖子處開始紅上來,最後整張臉都是紅的了。

「不討厭就不討厭,你結巴什麼。」德拉科嘟囔了一句,然後伸手扶著哈利的後脖頸,就那樣直接吻了上去。

哈利:「……」馬爾福!!!!!

「老師!」

哈利瞬間從回憶裡回神,接著發現整個房間除了潼恩身體躺的那張床之外,其他東西都因為他的原因而漂浮著。

哈利趕忙控制著他們回到原處,這個過程花不到幾秒,轉頭的時候就看到潼恩眼睛直直地盯著他。

「咳嗯,怎麼了?」哈利有點心虛的道。

「不,沒有什麼。只是,我能學你剛剛的那個魔法嗎?」潼恩眼睛亮晶晶的道。

雖然哈利看起來弱不禁風的,但是從剛剛那一手來看,恐怕是個魔力高強的人,不知道跟先生比起來怎麼樣呢?潼恩邊分神想著,邊跟著哈利的教導,念出了人生中第一個咒語:「Wingardium Leviosa!」

話音一落,端正擺在書桌上的筆記本立刻浮在了空中,潼恩得意一笑。實際上她一直不滿於自己必須依靠被關在一個筆記本裡面為生,就好像自己受制於一個無生命物一樣,而現在,換她能夠支配它了。

哈利面露不贊同,正要揮手穩固那個漂浮咒的時候,筆記本突然掉了下來,哈利想也沒想一個無聲咒過去,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卻失效了,哈利就那麼看著筆記本直直落在了地上,而一旁漂浮著的潼恩也瞬間消失。

「不!不不不……」哈利快步上前,抓起桌子邊阿爾先前用來與妹妹對話用的羽毛筆,寫上:「潼恩!妳還好嗎?」

沒有任何回應,字也沒有消失,這個筆記本就像是一個普通得不能普通的日記本。

哈利顫抖著手將筆記本放在了桌上,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聽到哈利呼聲的阿爾打開門衝了進來。

*

「德拉科!」

哈利衝進房間的時候,德拉科整個人正在慢慢的變透明。

「你幹了什麼?波特!」德拉科看著自己的手,抬頭看到跟自己一樣在慢慢消失的哈利,瞬間忘了自己剛剛的情緒。

他們正在消失,除了那個原因之外,德拉科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你對筆記本施法了?!」

「不,是她……」

「該死!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們要回到那個世界了!」這個時候,德拉科的身體透明度,已經完全可以透過他的身體看到後面的東西。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總該告訴我吧?!」哈利的聲音漸漸變小聲,他舉起手,已經……看不到了。

意識模糊之際,他彷彿感覺到自己撞進一團什麼裡面,然後整個人被包覆。

*

「醒醒!哈利!」

哈利猛地睜開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接著就看到了面前德拉科的一頭鉑金長髮,鋪散在整張床上。

他在哈利的旁邊趴著睡著了。

哈利轉頭,看向叫他起來的赫敏,「赫敏?」

「嘿,你還好嗎?我接到通知就趕來了,真不敢相信,你們兩個掉進帷幕之後,我們都以為你們死了!」

我也以為我會死。哈利舉起自己的手沒有透明的跡象。

「是馬爾福帶你回來的。」羅恩在赫敏後面,看了一眼德拉科後,移開視線表情古怪的說,「噢,看看他那一頭長髮……」

「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赫敏接道。

「我們……」哈利看著赫敏那張五年級的臉,終究不知道如何開口。

「我來說吧。」

哈利下意識的立刻看向左邊,德拉科已經起來了,臉上看起來沒有半分睡意,但他還是二十歲的他,如此可見,哈利自己也還是自己十七歲的樣子。在那個世界逝去的時光是真實的。

看著這樣的德拉科,不知道為什麼,哈利莫名覺得安心。

德拉科將兩旁的瀏海往後順了順,露出稜角分明的臉,以手捂著臉一下下,似在整理思緒,接著緩緩開始說起了這一整段混亂的旅程。當然,這些經歷不包括他們的內裡來自更遙遠的戰後時空。

這大概已經成為了哈利與德拉科心照不宣的共同秘密。

#

頭一次這麼久才更
抱歉,台灣這邊也在辦場次,時間分去那裡了。(鞠躬)

然後,呃呃呃,大概、可能、快結局了😃

【德哈】From year to year(14)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正文-

「妳可以出來了?」哈利看著面前有些半透明的女孩。

不同於德拉科及阿爾,女孩的髮尾微捲,長度及腰,一身華貴的連衣長裙,雙腳藏在裙底下,整個人飄在空中,看起來除了女孩是有顏色這一點之外,就和一般幽靈沒什麼兩樣了。

潼恩歪了歪頭,微捲的鉑金色髮絲跟著她的動作飄了飄,彷彿沒有重量似的。她看著面前這個戴著圓眼鏡,雖然斯文俊秀但卻顯得有些瘦弱的黑髮男孩,不禁懷疑阿爾的計畫到底靠不靠譜。

這個人看起來不像先生那樣強大。

不過不靠譜也來不及了,「我得到了幫助,我想你應該知道他是誰。是他救了我。」

德拉科。哈利一瞬間似乎明白了什麼,但那個想法一閃而逝,快到他來不及捕捉。

在這個情況下,哈利開始了他的教學。

首先他要教的並不是如何發出魔法,這個世界並沒有魔杖製造師能製造一個魔杖給潼恩,而他也不會這個工藝,所幸他們目前並不需要用到。

他要教潼恩的是如何控制與收斂自己的魔力。這很重要,舉例來說,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使用魔法的情況就是魔力沒有收斂而全部噴湧而出的狀況。而咒語則讓魔力有了依憑之後更加強大。

於是他現在幾乎不會有說出咒語的機會。

教導到一半哈利就開始走神,想起了前幾天他與德拉科一起準備潼恩的教材的時候。

那時候他還沒準備好,正在德拉科的房間翻找資料——原因是某人手一揮決定放書架的地方必須要是他的房間——德拉科突然在旁邊說:「用這本。」

接著一本書從書架上飛下來,在哈利面前晃了晃,不等哈利空出手來接著就徑直往下掉,嚇得哈利手忙腳亂伸手接住,先看了一眼書封才看向某個視線完全就在書上從來沒移開的人,「魔力起源與運用——我說,你是不是把整個書架都背起來了?」

德拉科面色平靜的將手中的書翻下一頁,頭也不抬的回道:「這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那姿態跟哈利在看書時簡直一模一樣,「只需要用點腦。」

哈利默念了句深呼吸,繼續轉身開始尋找教材,沒多久又一本書飛下來——是一本梅林手書,哈利有些激動的看著封面,接著發現了一件事,「梅林果然還活著!你還見過他!」

德拉科翻書的手頓了頓。

哈利繼續道,「如果我不必教導潼恩,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這件事情?讓我一直尋找並且看著我一直落空?」

「遲早你會知道有些事情並不都是你想的那樣容易。我只是縮短你的時間而已,結局並不會變。」德拉科放下手中的書,雙手交握抵在下巴,看著哈利似笑非笑道,「況且你現在可是肩負著教導我們下一代的責任呢。我當然不能藏私。」

「隨便亂說話可不是馬爾福家的家教。」哈利整理著手中的書走回他的座位。

「質疑實話難道是波特家的傳統?」德拉科聳了聳肩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哈利的座位後面。

哈利立刻警惕的轉身看向某人,「你要幹什麼?」

德拉科停住舉起來要放在哈利肩上的手,挑眉,「難道你比我更熟悉在這個世界控制魔力的方式?」

哈利:「……」

「或者你能這樣運用魔力?」白皙的掌心向上,手中似乎凝聚起了什麼,又立刻消散。

哈利:「……」

「你看得懂梅林在寫什麼?」

哈利立刻轉過來翻開那本手書,才發現除了封面是德拉科為了美觀與保護額外加上的書皮以外,內文梅林用的語言都是拉丁文。這種語言在魔法界只有德拉科這樣的世家才會特意去學,而不是生活在魔法界的哈利就更不可能去學了。

一種無力感頓時爬上哈利的心頭,他先是沉默了片刻,才開口道,「既然你懂得那麼多,你為什麼不親自教導他們?你明明有時間,卻只是把潼恩關在筆記本裡面。」

「你怎麼知道在那之前她的靈魂能承受得起自己的魔力?」德拉科單手撐在桌子上,一手扶著椅子俯身看向哈利,「我已經盡力教導阿爾學會管理自己的家族,這樣難道還不夠?」

「你明明是在告訴我,我做不好如何在這個世界運用魔力。」哈利看著他抱怨似的道,完全沒注意兩人現在的位置與角度,「你在這個世界生活的比我久,甚至見過傳說中的梅林……」

但是這次,德拉科直接打斷哈利的話,「兩年前我見到他的時候,他還是個在現代跟我們差不多年紀的男人,而他對於如何運用魔力也還沒開發多少。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沒人能一直幫你。」哈利悶聲道。

「很好,這就對了。」德拉科慢慢道,像是不打擾哈利接受這件事實,接著無比自然的低下頭親了一口哈利的額頭。

哈利:「……」

!!!!!!!!!!

#

哈利:內心是驚嚇的。
德拉科:終於(雙手環胸

【德哈】From year to year(13)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正文-

接著在德拉科反應過來哈利到底幹了什麼蠢事之前,另外一個當事人首先將德拉科一把推開,並抹了一把嘴巴,「呸呸呸呸呸!」

傑瑞瞪大了眼睛,沉默到哈利抹完嘴巴,突然道,「老師,我媽咪說過不能亂搞男男關係!」

剛剛和緩的哈利又猛地嗆了一下,「你媽咪到底都教了你什麼啊!」

教?你可是直接做給他看了。德拉科眼神飄忽,努力回憶……不是,努力忘記剛剛那一刻的觸感。

嗯,挺軟。

「我會找到梅林的。」哈利有些狼狽的說,撿起桌上的書轉身走了。連晚安都沒有對傑瑞說。

「老師害羞了嗎?」傑瑞眨了眨眼睛。

德拉科難得摸了一把小孩的腦袋,「我可沒說你可以停下來,繼續,寫完你就可以睡了。我去看看他。」

「好的,晚安。馬爾福先生。」

*

德拉科來到哈利的房前,敲了敲門。

等了一會,門自己開了,「你來做什麼,馬爾福。」

門外,鉑金髮色的男人為了這個稱呼挑了挑眉,「沒事不能來嗎?」德拉科隨口回道,接著在哈利原地爆炸之前說了自己的目的,「撇開剛剛的話題,你要怎麼找到梅林?」

「我很早以前就已經有線索了。」哈利重新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只是一直沒有去實踐那個推測。等教導完潼恩我就會回去。」說完哈利自己倒是躊躇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發出一起回去的邀請。

結果沒想到,對面那個因為留著一頭長髮而顯得有點陌生的男人沉吟了一下,說道,「如果你決定要回去了,我會跟你一起回去的。」

聞言哈利莫名其妙的紅了臉,接著門“碰”的一聲在德拉科鼻子前面關上。

德拉科:「……開門!」

想也知道門不會開,德拉科猶豫了一下,最後無聲的歎了一口氣,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在進入他的房間之後,男人的身影隨即消失在空氣中。

而哈利的房間,黑髮男孩屈膝坐在床腳,掩蓋在瀏海與手臂底下的臉通紅一片,怎麼都無法消去:「該死的……」

幾天後。

「咳,我很抱歉,亞爾林非說他要來……如果對你們來說會造成什麼困擾的話,可以盡管使喚他去做任何事情,沒有關係的!」哈利握著拳頭抵在嘴邊,看著來幫他開門的阿爾,認真的說。

「嘿,老師,這跟我們出發之前說的不一樣!我才不要幫一個馬爾福打掃他的家裡。」亞爾林在哈利身後對阿爾扮了一個鬼臉。

阿爾笑了笑,將兩人迎了進來,「你們先進來吧。」

「馬爾福小姐呢?」亞爾林一進來就往裡面的房間處探了探腦袋,令哈利捏了一把冷汗。

而阿爾則是笑眯眯的伸出一隻手將亞爾林的腦袋摁回原位,「待在一樓,哪兒都別去,明白嗎,波特先生?」

「我來這裡可不是為了待在這裡哪裡都不去的、唔唔唔唔唔!」

哈利隨便揮了揮手,亞爾林的嘴巴就黏在了一起,接著前者笑著跟阿爾打了聲招呼,然後走向了潼恩的房間,後者則冗拉著腦袋乖乖的坐在沙發上。

在哈利上去後,亞爾林在阿爾嘲笑的目光下訕訕一笑。哈利進去之後他又可以說話了。

「她,還好嗎?」

阿爾的眼眸深了深,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潼恩的房間。哈利現在在裡面,帶著他的妹妹踏進就連他們也不了解的世界。

「很好的,有了他們,一切都不會脫離掌控。」阿爾低聲道。

離開了哈利的視線,亞爾林收起了有些不正經的神色,看起來嚴肅了不少,只是眉目間多了一些痛苦,「我很抱歉,我不能幫上什麼……」

「不,你幫的已經夠多了,至少我們找到了能夠幫助潼恩的人。」

「但是我不可能幫她醒來!」亞爾林有些煩躁的說,「你之前不是說可能有方法了嗎?」

阿爾放在身側的手悄悄動了動,舔了舔唇才道,「我們、我做了惹到他的事情,他離開了。」接著,趁著亞爾林還沒來得及說話,阿爾又趕緊道,「沒有問題的,我有方法。」

亞爾林咬了咬牙,「我知道你跟我的心情是一樣的。所以,拜託你了。」

「不,誰叫潼恩已經答應了你的求婚呢。」

#

德拉科:還是下不了手(嘖
哈利:可惡(臉紅)(臉紅)(臉紅)

【德哈】From year to year(12)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
——Don't judge a man by what you see, because what you see is possibly what they want you to see.
——不要根據你看到的去評價一個人,因為你看到的,有可能是他們想讓你看到的。
*

-正文-

過了一會,德拉科又不經意道,「所以,你答應了教導潼恩·馬爾福。」

哈利翻書的手頓了頓,「她是我在來到這裡以後,除你之外唯一感覺到有魔力的存在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在這個世界,馬爾福是所有魔法的根源嗎?」德拉科哼笑了一聲。

「不,說到這個,」哈利乾脆闔上書,整個人面向德拉科,「你聽說過梅林的傳說嗎?在來到這個世界以後。」

德拉科的神情古怪了一瞬,「你相信這個?」

「所以我才會認為這裡是我們的世界。」哈利點點頭,「在我來到這裡的第一天,傑瑞對我喊“梅林”。我聽說過很多傳說,為此去過很多地方,只是為了證明現在的梅林還活著。」

「你瘋了!」德拉科不假思索的說。

「你先聽我說,」哈利沉住氣道,「我不是隨便亂說,根據這裡的傳說,梅林同樣是隱居山林,只要找到他,我們就……」

「不行!」德拉科猛地站起來。嚇得傑瑞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誤,抬頭才看到自己的新任老師不知因何原因看起來十分焦急。

哈利瞇了瞇眼睛,跟著站起來,即使身高上輸過已經成年的德拉科,仍然讓他不敢直視。哈利道:「你果然在試圖隱瞞著什麼。」

德拉科扯了扯嘴角,「你從來都知道我反對回去那個根本不屬於我們的世界……」

「但是我們認識的人都在那裡!」哈利打斷了他的話,「在那個世界,西裏斯、萊姆斯、弗雷德、鄧布利多、斯內普,還有更多更多的人,甚至是伏地魔,他們都還沒死,我有什麼資格繼續在這裡混吃等死?」

德拉科煩躁的撥了一下頭髮,皺著眉回道,「那從來就不是你的責任。」

「哦,是嗎?那麼人們又叫著我什麼呢?」

救世主。是啊,他聽了快十年了,幾乎要以為他只是為了這個才活著。

「吵死了,波特。你已經盡義務過一次了,還想再承擔第二次?你會不會太看得起自己了?」接著他沉默了一下,撇開頭,「難道你真的深信自己不會遲早有一天將自己的靈魂也賠進去了?」

哈利整個人氣得發抖,德拉科前面的話幾乎否認了所有他自認為自己存在的意義,於是他根本沒聽清楚後面那句話帶有什麼含義。——管他是關心還是別的什麼,反正馬爾福的嘴裡從來說不出好話。

從很早以前他就懷疑自己是否能承受得下去,而儘管撐過了戰後,他也從不認為自己是真正的“贏了”,他和伏地魔,他們頂多是兩敗俱傷了而已。

他失去的太多,以至於忍不住對自己所擁有的感到麻木,所幸之後一年的修復工程沒有時間給他獨自沉浸傷心的情緒,擦乾眼淚,他還要再繼續振作下去。

當他以為自己死了的時候,曾有那麼一瞬間感覺得到了解脫,但在下一秒,他莫名其妙回到五年級的自己身上,差點讓他以為自己會在某個時間點無限循環下去,不斷不斷重複著一樣的經歷——直到德拉科在拱門前的那一推將他推醒。

所以他告訴自己,讓自己放鬆,也許自私的再等一年、兩年,但這只是一個尋找歸途的過程,總有一天該他承擔的還是得他來,他只是……還需要一點與現實毫無掛勾的私人空間,而這個世界就是他重整自己的夢。

終究是會醒的。

德拉科看著面前陷入自己思緒的人,臉色一差,道:「別再認為自己是救世主,你……唔!」……還有其他值得你活下去的動力。

還沒等他說完,再一次被德拉科跩出自己思緒的哈利突然感覺腦袋裏的那根弦被面前的人挑斷,那一瞬間只想要對面的人閉嘴而已。

於是哈利撲了上去,嘴唇貼上了德拉科那張討厭的嘴。

德拉科:「……」

傑瑞:「?!」

#

哈利:氣死了,咬死你!
德拉科:好,不氣,咬我。
傑瑞:( •̀ㅁ•́;)→Σ(゚Д゚)→(✽ ゚д゚ ✽)!

【德哈】From year to year(11)

[中長篇連載]#哈利波特 #德哈

*OOC可能
*除了主角兩人移植原著,其餘部分包括世界觀“一切”皆純屬虛構
*延續戰後(應該?
*不定期更新至完結
*慢熟注意

-正文-

德拉科站在原地好一會,看著那一大一小走出他的視野,似乎在懷疑自己繼續待在這裡的決定是否正確,他其實可以現在馬上直接消失在這裡……

「德拉科?」這時哈利在外面又喊了一聲。

接著在他意識到之前,他已經抬起腳步追尋那個聲音而去。

……唉。

「快。既然要改造,就徹底大改吧。我的想法是這樣的,以一樓為基礎,直接再加一層,讓一樓變成二樓,然後一樓再加兩間房,一間傑瑞的,一間書房,廚房仍然在原來的那個地方,怎麼樣?」哈利興奮的比劃道。

德拉科沉吟思索了一下,接著點頭同意了這個提議,然後手心朝上對著哈利伸了過去。

哈利:「?」

「放上來。」德拉科耐著性子道。

「什、什麼?必須要這樣嗎?哦,好吧,別皺眉……」哈利將手放上那隻白皙的手中。

……耳根不知為何有點發熱。肯定是錯覺,哈利心情有些繁複的想。

接著他就聽到德拉科聲音平穩的道,「感受你的魔力,將它透過你的手傳遞到我這邊。」

集中精神期間哈利下意識的閉上眼睛,但不知為何,剛剛那樣的這種感覺一直縈繞在心中久久去不掉,閉上眼睛之後反而更加明顯。

他感覺那雙微涼的手緊了緊他的手,額,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的怪異,讓他不自覺想將手抽出來,結果還沒做完這個動作就被德拉科加重力道的一把拉住,「別動,波特!如果你想要在這個世界再嘗試一次魔力爆發,我得先說,我可救不了你。」

哦,好吧,那個,他有沒有流手汗?哈利無力的想,接著無奈的睜開眼睛,打算死死盯著房子在德拉科的手下慢慢改變他原本的樣子。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好的決定,儘管他自己運用魔力使用魔法已經好幾年,看到這一幕仍然會感嘆。

哈利看著房子在德拉科的控制下猛的拔高一層,接著肉眼可見的,一扇窗戶、門,更裡面是已經形成的臥室,原本一樓的門被德拉科弄成了個玻璃落地窗,比原來加大了很多之外,往外還多出了一個陽台。

接著在哈利覺得差不多的時候,房子的外觀開始——額,偏向馬爾福的風格。他甚至看到陽台外面上面的欄杆爬上了孔雀的模樣,一樓窗框上面更有幾條蛇……

這還得了。哈利二話不說,舉起手在牆面上加了只獅子浮雕,刷上金棕色,並將室內的擺設部分換上金紅兩色,剃除原本德拉科上的銀綠壁紙,哈利在地上鋪上了猩紅的地毯,而原本掛在牆上的銀綠色錦旗旁邊又多了金紅色的錦旗。

嗯哼,順眼很多。做完這些之後哈利滿意的點頭。

德拉科瞥了一眼旁邊因為這點小改變而洋洋得意的某只獅子,壓住想上揚的嘴角,揚手加上最後的工程。

由於當初哈利找的地方十分接近森林,基本鄰居之間都隔著幾顆樹,於是他建起房子的時候,只要下幾個咒就可以讓那些麻瓜認為那棟房子已經在那邊很久了,而他只需要撿漏搬進去就行。

於是延續著那幾個咒下去,他大概還可以讓他們認為自己原本住的是兩層樓還有小花園的套房?

沒錯,房子在德拉科的控制下爬上了一些綠色的植物,甚至四周圍種上了他不知道名字的花,在旁邊還有一塊田……?

「那個是……?」哈利遲疑的問道。

「藥田。你不會以為我到這個世界來之後就一直白吃著阿爾、白住著阿爾的吧?」

「咳,不,當然不。」哈利訕訕一笑,但實際上……咳咳。

德拉科難得不雅的翻了個白眼——說真的,自從畢業以後,他就再沒有在處理事情的態度上這麼的幼稚過——「這個世界的能量比我所想的還要豐厚,所以我們用起魔力來才可以應用自如。而我能夠告訴你的是,現在絕對不會是我們祖先的時代,所以你可以不用再一直說要回到未來,因為這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哈利在德拉科那麼說完之後有點如遭雷劈之感,比起他那麼容易就將他的事情都透露給波特家的人,這個男人才是那個保密到家的人,就連剛剛的那些話,哈利敢保證,德拉科都絕對做到了一旁的傑瑞聽不到的程度。

德拉科這麼說完之後,首先放開了哈利的手,上前打開了刷上棕紅漆的大門,「好了,進來看看吧。」

傑瑞先於哈利跑了進去,他從剛剛開始就瞪大眼睛十分興奮的看著他們造房的過程了,這會更是興奮得不行。

「停、停、停,你的房間還沒好。」德拉科看也不看,伸手一把就按住了小孩的肩膀。

「唔,為什麼!」傑瑞掙扎了一下,沒想到這個看起來甚至有些纖細的男人力氣竟然那麼大,怎麼都掙不開,只好站在那裡對他瞪圓眼睛。

德拉科橫了後邊看戲的哈利一眼,一副屈尊降貴的模樣,彎腰看著小孩,「奉勸你,在我面前跟在哈利面前不一樣,我這沒有任何你說話的餘地,我說什麼,你只需要說:Yes就好了,懂?」

說罷後,他直起身,伸手耙梳一般的將兩邊的瀏海往後梳,接著往傑瑞的預定臥室走去,只丟下一句:「告訴我你的床想要放在哪裡,所有問題都別讓我再問你第二次。」

哈利在傻住的傑瑞肩上戳了一下,示意他快上前去,然後就看到小孩重新興奮起來的撲上去,完全忘記了德拉科前面那句可有可無的警告——是的,他完全視為可有可無了,哈利衷心希望德拉科以後能早點察覺他的任何威脅都不會被小孩放在眼裏,否則他大概會……挺慘的。

晚上,傑瑞的房間。

「我為什麼要在這裡做著你的工作?」德拉科手中拿著書搬了個椅子坐在桌子邊,傑瑞則在桌子上奮筆疾書。

哈利邊看著從德拉科那裡拿來的書,下意識舔了一把食指,接著頭也不抬的道,「如果你想要繼續住在“我家”,吃“我做的”食物。」

「嘖。」

德拉科回味了一下晚餐的味道,最後決定什麼都不說,並拿起放在桌上的木尺不輕不重的敲了一下傑瑞的手,「這裡,如果你的腦袋不是塞滿了笈笈草,就不要告訴我你又把e和a寫反了!梅林的鬍子,你的前任老師在學時期一定不是一個優秀得讓老師省心的學生,他的大腦大概百分之九十都只專心在今天晚上要去哪裡夜遊吧。」

哈利面對著手中的書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